13975850381周一~周五, 9:00 - 18:00
service@lechuan.onaliyun.com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
论文查重,高校老师教学论文如何写,去哪查询资料?

第一个问题:不符合言意,文章“糊”了!

许多教师感叹,自己写论文常常陷入字迹潦草的窘境。事实上,一线教师拥有丰富的实践智慧,他们并不缺乏对论文写作的理性思考。但是,一旦开始写作,由于语言和文字修养的相对缺乏,行文总是像挤牙膏一样。有些词句好不容易“挤”出来,却总感觉与自己本来想表达的意思有落差,从而造成“言意分离”现象。这种现象如出现过多,文章的表达就会变得不清晰,读者就会产生困惑的感觉。

举例来说,一个老师在写“附加题:想说爱你不容易”时,有这样一段话:“一年级学生最大的思维特征是直观想象。作为一种更考验儿童智力和思维能力的问题,需要教师针对儿童的思维特点,把问题抽象成具体,变文字为直观。」

在阅读之后,笔者不禁产生了疑问:是教师命制附加题时要注意呈现方式,做到“把抽象变成具体,把文字变成直观”呢?还是教师教学教科书和作业本编写的附加题时要注意引导策略,力求“把抽象变成具体,把文字变成直观”呢?根据作者的推测,作者的意图应该是后者,即“附加题的教学指导”,但观其语言表述,确实让人有些困惑。

此外,总有一些文章会产生“夸大其词”的弊端。举例来说,有一位老师在《如何提高简算教学效率》一文的开头就写到:“在计算教学中,简算最令人印象深刻,因为它是小学数学教学的重头戏,老师和学生都很困惑。

简单计算虽然不能被忽视,但把它称为“小学数学教学中的重头戏”,是不是有点言过其实?现在,用“一个重要内容”代替“一个重头戏”,也许恰如其分吧。

应对措施:提高文字表达的准确性。在论文写作中,不要一味地追求词藻的华丽,文笔的优美,首先要努力促成“我这么想”到“我这么写”的自然转化,把要表达的教学思想讲得清楚、明白、完整。没有模棱两可,没有偏见,这是教学论文写作语言表达的价值底线。

作者曾在《从“流于形式”到“指向实质”》(《小学教学研究》2013年第8期)一文中,对目前解决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做了如下描述:“许多教师过分追求解题策略的丰富多样,而对每一种策略都只是点到为止,缺乏扎实的本质挖掘。这样,解决问题往往看起来’轰轰烈烈’和’飘忽不定’,学生们在由衷地感叹’方法真多’的同时,却学不到多少真正能发挥长期战略思维的东西。从而使解题教学“偏重策略扩面,忽视思维深挖”的激进状态得到客观再现和朴实记载。

第二个问题:内容松散,文章萎靡不振!

写文章的时候,很多老师都会逐渐想到一个问题的多个方面,于是,想到一点,写一点;想到一点,再写一点;想到一点,再写一点;想到一点,再写一点……这样,论述角度全了,文章内容丰富了,但总觉得是几层意思的简单叠加,显得随意散漫,缺乏精神。

比如,有一位老师在《数学教学生活化的思考》一文中写到:“让学生在生活中体验数学,数学学习才有亲近感,才有活力,才有精神。以生活实例来理解数学概念,总会有‘柳暗花明又一村’的经历。不难发现,笔者试图表达的两层意思是“依靠情景体验数学”“借助生活实例理解数学”,虽然写的比较清楚,但总觉得两层意思断开了,读起来并不顺口,还不如将其整合为“让学生依靠情景体验数学,借助生活实例理解数学,使数学学习更加贴近”。

个案和评析的不匹配,也是造成内容松散的原因之一。对于现在的小学数学论文来说,“案例+评析”是一种很重要的写作方法,但是“案例”和“评析”经常会沦为“两张皮”。

比如,在《数学常态化教学的策略》一文中,一位教师首先展示了一个案例:在课堂上,老师想要挑选两个学生进行板演。一个学生已经发现自己错了,老师还是要求学生把错误板拿出来,在全班同学面前对错误的原因进行“检讨”…应该说,案例是典型的,也是有现实意义的,但是作者评论的时候只是空谈时代背景,教育观念,课标精神,人文关怀等等的“大道理”,而没有把案例场景进行针对性的剖析,进而提出改进的策略。因此,文章的完整性、表现力便大大削弱了。

应对措施:重视文字表达的完整性。与写日记不同的是,写论文既要触及到主题的各个方面,又要恰当地加以整合和有效地精炼,并且要把几个方面的意思娓娓道来,努力做到步步为营,层层推进。看看作者在《纠正错误:呼吁“平等对话”》(《小学教学》,2007年第8期)中写到的一句话:“学生是尚未成熟的生命体,他们在学习过程中犯下的一些错误,用成人的眼光来看待似乎毫无意义,而从儿童的角度来看待却显得可圈可点。数学教师面对错误,切忌随心所欲,专横专横,要巧拓学路。

华应龙老师在个案中,以‘中立’的客观姿态,引导‘错误的人’提出错误的理由,组织‘错误的人’指出错误的原因,让全体学生领悟错误的原因的合情合理成分和错误的原因。围绕“错例”的关键字,文章的三层含义比较明确:一是“错”的背景,二是“迎错”的立场,三是“纠错”的具体实例,从理论到实践,从背后到台前,呼应提升,融为一体。

问3:废话连篇,文章空白处!

教研论文,短的几百字,长的几千字。不论长度长短,每一句话都是为主题论证服务,因而都是不可缺少的,可以说,“少而不称,多而不称”。但是,由于受“越长越好,越厚越好”等错误价值观的影响,目前有些文章中“掺水”现象比较严重。

一是讲的太多,写的个性对策偏少。许多教师会围绕主题(包括各级小标题)用大量的篇幅来描述其价值意义、角色定位。例如,对“把握起点”的论述,就强调了把握起点如何重要;而对“创设情境”的论述,就说明了创设情境如何必要……实际上,绝大多数文章都不可能是关于某一研究课题的“处女作”,因此,它的重要性、必要性常常被前人反复提及,成了人所共知的“正题”。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论文写作的生命力就在于:既然主题如此重要和必要,我该如何写?但遗憾的是,本应浓墨重彩抒写的“个性对策”却被严重“缩水”。

二是引经据典言过其实,言过其实较少。年轻教师写论文时,往往习惯于旁征博引,以专家学者的经典言论为论据,这当然无可厚非。但是如果一篇文章引用名人的话太多,就会喧宾夺主,掩盖了作者的声音,使文章显得空洞。比如,有一位老师在写《基于错误资源利用的数学教学策略》时,引用了苏霍姆林斯基、契诃夫、盖耶、叶澜、魏书生、郑毓信和格式塔心理学派的许多理论,全文给人一种“名人名言集萃”的感觉,但是对于《基于错误资源利用的数学教学策略》的诠释还远远不够。

应对措施:突出文字表述的针对性。教务论文作为教师日常教学和常规研究中的心得梳理、经验总结和疑点探究,重要的是要有感而发,并且要真实、具体,切忌“无病呻吟”。但有关背景资料,仅为“配料”,应控制比重。就像作者曾经被邀请写下的《课改十年:数学教学的“美丽转折”》(《小学教学研究》2012年第1期),里边提到了“选材”一词:“选材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。

但是如果只注重材料本身的时尚,‘噱头’,而忽视材料呈现后的数学化过程,那么,材料就像‘花瓶’,会成为干扰学生数学学习的‘诱因’,导致数学学习效率低下。”应该说,对“材料选择”中的普遍性问题做了客观、具体的阐述。

第四题:表达单调,文章“乏”了!

虽然教学研究论文不必刻意苛求文采,以「思想清晰明了」为主要目的,但作为一篇文字记载,须待读者阅读后方可阅读。举个例子,一个老师写到备课的时候,他说:“一节课下来,总会有这样的体会:啊呀,我忘了提醒学生这方面的知识,难怪作业错误那么多。大家都在集体备课,我也把别人的教案拿来,但是看了,如果按他们的设计思路,我根本上不了课,自己也完全没有把握,所以就老老实实自己备课吧…”

很明显,作为一篇论文,这里的写作语言比较琐碎,有些啰嗦,而且太口语化了。此外,一些文章中虽然措辞书面化,但词汇贫乏,让人缺乏通读下去的兴趣。

应对措施:追求文字表达的艺术性。不要追求通篇美似散文,但在重点部分的表述展开,还是要适当注意文学性。最终目的,不是哗众取宠,而是通过改变表达技巧,在提高文章可读性的同时,切实提高叙事张力。作者在《新课程:我们需要怎样的教学设计》(《小学数学教育》,2007年第9期)一书中,对传统教学中“线型设计”的弊端进行了描述:“从这个过程中学习,就像跟随老师走进一条狭窄而封闭的通道。教师与学生之间没有旁逸斜出的空间,没有留心观察的时间,更没有反省的机会,在这种看似顺利的数学课堂上,师生双方都‘蜻蜓点水’。”这里,用比喻说明,通过比例尺强调,文章活力便得到了激发。


站内公告

  • 笔迹查重(微信小程序及公众号)正式上线2017-11-11
  • 公司论文查重检测平台(笔迹论文查重)正式上线2017-10-10